"裸跑弟"11岁自考大专毕业:我很累 但接受这种方式 _银河证券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JLRAR'></kbd><address id='zm6Po'><style id='yQCVy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qO66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"裸跑弟"11岁自考大专毕业:我很累 但接受这种方式

          点击:99492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孩子:我很累,但我接受了这种方式
            专家认为:家长不能随心所欲地对孩子进行实验

            “我未来想当一名企业家,现在要为这个目标做准备。”笃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一个在镁光灯下长大的孩子。1米6的个头、稚嫩的脸庞、有礼貌地微笑、娴熟地应答,面对记者时,何宜德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老练。

            此时,我们坐在“鹰爸公学”二楼的自习教室内。去年,“鹰爸公学”因不符合资质,被有关部门叫停后,这幢两层建筑人员稀少。何宜德成为唯一仍在这里“上学”的孩子。过去的两年半,白天的大部分时间,他一个人在自习室度过。

            一张排得满满当当的课程表贴在他的书桌上:每天早上6点起床,8点起到晚上8点半,一共10节课,中间穿插着两场体育训练。事实上,何宜德的每节课都在自学——看书、看网课、背重点内容和做试卷。尽管走出了校园,他的备考方式却和应试教育下的学习方法如出一辙。《消费心理学》、《企业管理概论》、《商务交流》……20多本大学专业教材被他勾划得线圈交错。为了攻克下《概率论与数理统计》这座“大山”,刚小学毕业的他跟着家教,恶补初高中数学知识。“劳资矛盾”、“销售成长率”……在辅导教师的帮助下,他用自己的方式尝试理解着这些遥远又陌生的词汇。

            “有时,我越害怕什么,爸爸就让我做什么。”何宜德记得,有一次,全家人在天目湖水世界玩,自己看到一个六七十米高、近90度垂直的长滑梯,便脱口而出:“从那滑下来肯定要吓死了”。结果,“爸爸就一定要让我试试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为什么要让我做,又没有什么意义。”何宜德心里这样想。有时,他会对父亲心生厌烦,可又不敢表达出负面情绪,“他会做出要打我的样子,很凶地说,快去!”

            父亲有时就像身后追赶着自己的老虎,何宜德觉得,“一旦慢了就会被吃掉。”

            以下为记者与“裸跑弟”的问答:

            记者:你为什么要自考大专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爸爸说,要树立一个目标,他说我的目标就是当企业家,考大专是为这个目标做准备。在企业中,销售很重要,只有销售才能赚到钱,所以我选择了销售管理专业;经营企业还要管理好人,本科就报考了人力资源管理专业。

            记者:对于爸爸让你做的事,你有没有过抵触的情绪呢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之前,每年爸爸都办一场雪地集训。有一次特别冷,还要在冰面上匍匐前进100米,我两个胳膊肘都磨破了。我很累,但当时不太敢和爸爸说。

            今年国庆,我们去看了电影《攀登者》,爸爸又突发奇想,说要带我爬珠峰。我觉得这太不现实了,不想去,他就找来很多别人的攀登经历和视频给我看。

            国庆后,爸爸还要求我每周跑两三次10公里,说要把我的体能练上去。他动不动就笑着逗我,“明年你就要去爬珠峰”。我有点生气,最近也开始告诉他,我很累。

            记者:为什么不直接拒绝爸爸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没有用,他不太听得进去别人的想法。妹妹比我小,爸爸对她很好,经常妹妹一撒娇,爸爸就不再要求她了,但这招我学不会。

            记者:你觉得自己和同龄人有什么不同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学和玩的内容都不同,生活方式不太一样。我在学校的同学都是下了课互相去别人家玩,我总是跳级和换班,学校里认识的朋友就不太多。平时,我和机器人班上的朋友、老师一起玩,有时,自己太无聊,我就去学校,和同学一起上课,比较开心。

            记者:如果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,你想选哪种方式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学校比较热闹,我喜欢那种氛围,但学校的学习效率比较低,我自学的效率就比较高。虽然我学的内容有些难,有时很累,但我同学的学业也都很紧张,他们也挺累的。

            如果人生没有学习的话,我喜欢普通人的生活方式;如果有学习,那都差不多。以前,我很不喜欢爸爸的教育方式,不太理解;现在,适应了这种节奏,我觉得也挺好的,接受了这种方式。

            记者: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设想吗?

            何宜德:考完大学本科之后,爸爸打算让我读MBA,但我自己还没有想过未来。他总是说,14岁以后就不管我了,只是我觉得不太可能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本报记者 张蓉

          【编辑:陈海峰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61913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52378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